最新消息

法律及社會事務學會向行政當局提交《維護國家安全法律草案意見書》
 


 


   法律及社會事務學會就「23條立法」事宜向行政當局提交《維護國家安全法律草案意見書》,建議主張應以「求同存異,護國安民」為立法目的。該會從市民中匯集各種意見,結合草案內容以法學及社會科學角度作出分析,意見書中共提出17項意見,包括:條文定義與概念系統化、規範非自願犯罪行為和積極保護國家安全行為、行政當局之義務、設立憲法法庭、刪除與現行法例重覆之條文、以暴力威脅或威迫才構成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引用約翰內斯堡原則避免以言入罪、明確規範「國家機密」定義、中央人民政府證明書須由特區法院確認、規範「外國與澳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定義、團體或組織無須承擔社員個人行為、避免使用沉長標題,以及建議刪除預備行為等。

  對於近日大多數的團體和社會人士公開支持「23條立法」,認為是愛國之表現,然而該會發現在訪間以至網上討論區對有關立法問題存在不同聲音。為此,該會不認同反對「23條立法」則等同不愛國之言論,原因是澳門居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且不少人(尤其來自中國內地之年長一代人士)曾受「文化大革命」的影響,擔心立法部分內容與當時受迫害時期不謀而合。因此,該會認為不宜對有不同意見者作出「標籤」,建議制訂有關法律前,必須使市民充分了解有關條文細節,增加保障和例外性之正面條文。

  該會提出草案應增訂規範非自願犯罪行為和積極保護國家安全行為,對於中國公民受外國政府或組織恐嚇、威迫或欺騙而作出草案所指之犯罪應作例外性規範。草案內容欠缺規範對反間諜、反侵略情報工作和其他積極保護國家安全的行為,因此建議作適當補充。

  由於回歸後本澳並無負責審理憲制性法律之專門法庭,因此該會建議修訂現行的《司法組織綱要法》,設立憲法法庭,專門審理涉及憲制性與公民權利的案件,以免增加現時初級法院日益沈重的工作負擔。

  草案第三條所指之「其他嚴重非法手段」行為,現行《刑法典》已作出明確之規範,為免重覆應予刪除。建議修訂為只有以暴力、以暴力相威脅或濫用公權力分裂國家行為方視為犯罪。

  草案第四條關於「嚴重非法手段」之定義含糊不清,且「非法手段」一詞容易被執法機關濫用,建議將其修改為「威脅或威迫」,因此,只有以暴力、威脅或威迫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才構成犯罪。關於第五條煽動叛亂行為中,並無就「公然及直接」作出規範,雖然法律界曾對此作出解釋,但由於解釋只涉學術層面,法案本身並無作出實質說明,因此該會認為應對此作出明確和分析之定義。

  在第六條關於竊取國家機密行為規定中,由於國家之《保守國家秘密法》不在本澳實施,特區應就國家機密之具體內容作明確之立法規範。此外,基於善意原則和合法性原則,為保障公眾利益和傳媒工作者,應在第六條中增設以維護公眾利益作例外性規範。對於因過失而作出彌補或挽救的行為,亦應按實際情況減免其刑事責任。雖然草案規定為著證明國家機密之效力,行政長官須取得中央人民政府的證明書,可是該會認為單憑以證明書的證明方式和制度實有不足之處。基於「一國兩制」原則,有關證明書須得到特區憲法法庭確認並作出事實審查後才可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內產生效力。

  在第七條和第八條中,並無就「『澳門』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之定義作出明確規範,當中是否指第2/99/M號法律第十三條所指之政治社團?還是指澳門的論政或參選立法會的團體?使人感到不解。至於「聯繫」,必須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目的才構成犯罪。如觸犯有關罪行的人士非屬有關團體或組織所作出之決議或指派,有關團體應不受牽連。

  該會認為第九條規定之「預備行為」內容十分廣泛,現有草案條文過於簡單,當中並無例外與減輕情節,容易被執法機關濫用,且外國的《國家安全法》並無將預備行為視為犯罪,因此,為消除公眾疑慮,應予取消有關條文並以「犯罪未遂」取代。

  該會指出澳門尚未實行民主政制,市民無實權問責於政府,無條件與西方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法國和德國等)相提並論。即使西方國家有類似法律,由於市民有相當多的制衡手段,所以不擔心構成問題;相反,特區政府的行政、立法權力,均並非全由普選產生,市民只是單方面承受政府相關權力,無從制衡,難保他日政府不借以此壓制反對意見。因此,該會希望在維護國家安全同時,能與公民權利、甚至與保護公眾利益之間取得平衡,以達雙贏局面。

  對於市民就草案憂慮的地方,該會深表理解。若當局對有關草案嚴謹制訂,盡可能避免使用不確定概念,對行文使用之定義作出較淺白之說明,增加例外性和保障性的條文,提高行政當局執法水平,以及加強對有關法律的宣傳,從而增加其認受性,該會深信可消除公眾之疑慮和增強其信心。而且澳門在回歸九年來,從未有人危害國家安全,所以該會認為相比一些與民生有直接關係的立法工作更具急切性。

  為此,在未有社會共識前,該會在不反對立法之情況下,不贊同倉促立法,所以在通過草案之前,必須對此進行嚴謹和廣泛的討論,因應市民需要延長諮詢期,「求同存異」取得共識,以「護國安民」為草案之立法目的。

  此外,面對現時之金融危機,該會希望政府集中力量改善經濟和民生建設,與市民共建和諧和安全穩定的社會。

 © AAJS 2005 | 聯絡行政管理委員會

修訂日期: 14-12-2008